信仰甜不辣的猫

一罐喜欢痴汉阿萨辛的甜不辣,摇滚以及音乐剧迷,AC死忠粉,又腐又基,偶尔会画画咸鱼

被刺客寄养在陛下家里的猫:

不好意思等于占tag【因为发错了格式所以umm补一个有图的】

【内容看连接内?】【就是九百的玩偶团购】

http://beicikejiyangzaibixiajialidemao.lofter.com/post/1eca1d01_ef521c06

打不开连接可以进我头像看第二个就是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GG

直接了解进群793101461

团一下

被刺客寄养在陛下家里的猫:


【团!团!?】【团玩偶,眼缘朋友求扩扩】


底特律变人,周边,玩偶,rk900??




真的非常想要九百的玩偶,咨询了一下工厂,打样费用昂贵,所以有朋友建议开团购买_(:з」∠)_


实际上我从来没搞过这种相关的如果需要淘宝店的话我会想办法解决,所以这次先是来问一下




每个人的价格当然人越多越便宜啦


问了两家,都是报价的800打样加上别的一些手续的和运费是1000左右【RMB】
然后每加制作一个的价格是【50人的情况是50/个】【100人的情况是35/个】


上邮费和打样的分摊费用:以12元为邮费基础,因为都是工厂一起发到我这才转运。【50人的情况是82/个】【100人的情况是68/个】


打样时间是7-10个工作日左右
如果真的筹够100人,将会换更便宜的工厂【因为那家是100起订】




厂家会浮动每制作一个的价钱所以到时具体会在群里说


【群号793101461】


等群的人数达到一定规模会开预售,因为打样的特殊性支付定金后不允退换,所以一定要考虑清楚


不够人就鸽掉x

随笔:【山雀】读感

就随便写写,不带TAG要脸。

我的第一篇ca文,也是入坑文。我其实很少看同人文(但却不少YY),对同人的追求完全来于“我想看某角色的故事”,对CP的追求关系并不大。所以我可以去阅读极其混乱的CP观的文,诸多过激的情节也能接受,甚至对作者的文笔和能力都不会做太大要求,简而言之我看文不挑。在发掘出自己真正喜爱的CP之前,我啥都能看一遍,但如果我真的喜欢上了一对CP,那我就可能永远只喜欢那一对。由于不能玩游戏,在视频通关后就想去找些文来看看。在认识大革命之前我对AC3的了解度还要更多一些,所以在大革命剧情在补的状态下又看到了那个男人带cp的tag就情不自禁的,跳了进去。

 

这篇文我读了三次(去掉快速阅览的那次,因为我阅到一半就拖回了开头好好读了起来。)同人文并不能被称得上文学,所以也没什么文学现象,我不把这些做归类,也不评文笔,只挑自己感觉的写。这篇文是在正经讲故事的,读的过程其实也没有那么悲,但却有情感压抑。就像有什么东西想破蛹而出,却又死在了里面。而文的主旨确实也是那样的,刻意不去描写(提起)爱情存在,也许是为了体现这点,能看出就是按照悲剧的感觉来写的(作者也说这篇文一开始打算是个BE)。

文很短,也不是那种引人震动的赞颂文。我第一次看文通常都会掠过开头备注,作者对男人和鸟的第一次描写就率先给文注入了孤独的氛围,想想看,天地间白茫茫一片,还是冬天。在酒馆那么杂闹的地方只锁定在一个沉默不语的中年人身上,周围的人都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他。(就这里我就想给十分,我喜欢这种氛围。)再想想他是个有故事的,这就很想读下去,人最充其量也就描写到了路人的存在,连句话都没有,气氛铺垫很直白,也很明确的指定了文真正重要只有两个人物(或者就只有一个康纳)(再加上一代入AC3结局时候的康纳,就瞬间感觉苏点被戳到,感觉超好,啪啪啪。)

 关于自己看的时候的一些思考的话,

康纳不爱酒水却还来酒吧,我猜这是因为他在怀念他记忆中的人。也或者是下意识的,他明明可以选择去别的地方,但还是进入了酒吧。他能对酒吧印象好么?哪个阿萨辛去那里不得干一架?

人总爱这样,在生命中有什么东西彻底失去后就会去那个东西最常待的地方寻找慰藉,主动的,或者不由自由的。也许是初遇的地位又或者是最经常见面的地方,不但能更好的触景生情进入回忆,还能有他还在身边的感觉。为什么这样猜那肯定是因为阿诺是个酒鬼啊!

↑我给文加入了自己的主观理解,也许完全都是错的,可如果这只鸟给康纳阿诺的感觉的话我完全觉得实现。

 关注点就一个: 康纳的选择。

如果前面作者故事的描述起到了情感牵引作用,那全文的关注点才会显得重要起来。说真的如果没有最后一句话我肯定挨虐到,这就像一个人在与幸福一步之遥的门外却tm的走错了门一样悲痛,命运在顷刻间就被改变。就像爱情论里都会出现的那种情况,幸福和哀伤携手而来,不仅取决于两人之间更取决于命运。想爱情一到就幸福美满?真他娘的痴心妄想。

 

然而他还好不是个真正的BE






那个男人的猫化兽人

曾经写的一篇都是猫的猫化文出的脑洞,虽然那篇文还没写完。

但缅因大猫猫实在是帅极了啊!!配上挪威森林猫阿诺简直完美【

不要脸占个tag,即使拒绝成为段子写手,但是我需要脑洞,猫化想看的梗随便点!


【CA】列王的陵墓

前言以及版权说明:

他们属于彼此和ubi,OOC属于我。

私设时间线在主线之后,DLC之前,阿诺被驱逐不久。而康纳在AC3主线结束之后【解放之后】都在追踪伊甸圣器。以及剧情都是我看流程脑洞大开瞎扯的。

机渣人傻没玩过游戏,所有对人物和故事的认知都是翻阅和看流程,有问题的欢迎指出。【虽然我写的时间线肯定会有问题】


==

【1822年】

“阿诺!您终于回来巴黎了!好久不见!”阿诺感觉在巴黎只要是个人都认识他,更不用说是在巴黎兄弟会了,三番两天的被小迷弟们缠上也是日常之一。“听说康纳大导师也和您一起回来了,看来您们真的是在埃及获得了极大的成就啊,您愿意和我说一下嘛!?阿诺?阿诺大师?”

“噢,谢谢您那么关心我,但很抱歉我真的没时间。”实在是不得已,阿诺停下来打发这个小刺客:“你怎么不去问问别人呢,他们说的版本可比我的有趣多了!”

阿诺转身接着走,小刺客锲而不舍的再后面再追问了句:“他们说的都太假啦!起码您可以告诉我您和康纳大导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在我最痛恨的1794年!”


【1794年,六月份,巴黎。】

“你到底想怎么样?先生?打算打劫一个无家可归的醉鬼?”在经历了大革命后的巴黎,在黑暗又肮脏的地下街头依然有许多贫穷潦倒而无法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像蛇鼠一样蜷缩在污水道里。

阿诺倒在一滩污水里,酒精渐渐麻痹着他的神经,如果不是目的太明显,他可能也根本注意不到这高大的跟踪者。


“阿诺·多里安,你看上去真狼狈。”

在阴沉的月光下,对方背着光,兜帽遮住了那人所有的五官,唯一能分辨的就是他那发音不怎么标准的法语以及他是兄弟会的人。

“呵呵,兄弟会的人也爱看热闹嘛?那你满意了,可以滚了?”阿诺捂着嘴,抓着墙壁搀扶自己站起来,再也没去看那名刺客一眼,他此刻只想快点逃开,或者找个地缝躲起来,不要再和兄弟会的任何人扯上关系。


这就是康纳大导师和阿诺大导师的第一次相遇,即使那时候的阿诺对此完全不知情。


而阿诺在宿醉之后对那名偶遇的刺客也很快抛掷脑后,所以在半个月后的酒吧,他理所当然的嘲笑了那名高大的刺客。“挂彩得这么厉害?你是不是刚被教训了一顿?”

但人家只不过是为了低调才把他在美洲经常穿的制服给换掉的,土黄色的披风加上土黄色的外套和黑红色的腰带一点都不符合巴黎兄弟会的审美。至于脸上挂彩,他擦了一把,那很冤枉,因为那并不是自己的血。


他一点都不介意阿诺的嘲讽,像这种话他听得可多了,甚至能将之视若无睹的走过去。而阿诺却把康纳的反应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他打量着那土头土脸的刺客,就和他烂的要死的法语一样,他根本就不是个法国人。而一米九的身材却让阿诺烦躁的灌了最后一口酒,他没钱再喝了。

离开酒吧之前,那名外国刺客故意往他身上撞了一下,起初阿诺没怀疑什么。但等他走出去几百米后他忽然发现身上的钱袋不见了,那可是他最后的钱了。


“该死!”

他往回走,无疑钱就是刚才那个刺客偷的。他推开几个路人,刚回到酒吧门口就看见那土头土脸的外国人走了出来,然而他们对视了一秒后,土头土脸的外国人撒丫子就跑,震惊的阿诺在后面大喊了声卧槽。


简直追到天荒地老。

好几天的嗜酒和睡眠失调让阿诺的体质迅速变差,在跑了大半个巴黎街区之后他终于跑不动了,停下来叉着腰喘气。外国刺客仅距离他几步之遥,但他就是追不上,唯一安慰的就是对方看起来也很气喘吁吁。

“你到底..想怎样?要偷钱的话,随便去摸几个军官贵族都比我的多吧?”


外国刺客朝他扬起了下巴,有点洋洋得意的样子。噢,阿诺,你干嘛要没事找事嘲讽别人呢。阿诺自嘲到,“算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吧。”他刚转身要走,身后的外国刺客就先他一步朝他走了过来。

“我想找你帮忙。”

“你们兄弟会的其他人会很乐意帮你的忙。”

阿诺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刚被会议驱逐的人转身就被找上了门,多么讽刺和诡异。“而且我和兄弟会彻底没关系了,和法国也彻底没关系。”


“您想离开法国?”

外国刺客的话让阿诺停顿了脚步,然后对方就像是抓准了什么继续开口:“帮我这个忙,之后我可以帮你离开法国。”

“感激不尽!”阿诺咬牙拒绝了,他才不需要兄弟会的这种资助:“但不需要,先生!”


这就是康纳大导师和阿诺大导师的第二次相遇,阿诺依然不知道对方是谁。


而第三次只算的上擦肩而过,而阿诺本人还是在很后来听康纳提起才知道的。知道后还又羞又愤的表示,当初早知道就会半路拐回来,直接拔剑就给他来个人体切割。


回归正题,第三次擦肩而过的时间就要隔得远些了,在阿诺获得萨德侯爵的讯息前往法兰西亚德的时候。

我们换一个视角,来说康纳。在一个月前,他从追踪一个叫夏娃女士的手下那里得知伊甸碎片在哪的可能,于是也就顺腾摸瓜跑到了法兰西亚德。这个灰蒙蒙的小城镇,让人感觉空气中都布满让人窒息的沙砾,而皇家陵墓的各种恐怖传闻更是给这里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然而刺客们可不理人还是鬼,只要是为了完成目标,就算是圣殿骑士的祖坟他也可以刨了。康纳掀开好几个石棺,其中一具深起码有一米多的棺内只躺着一具穿着破烂衣服的头骨,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还没来得进一步翻找路易九世的主棺。身后就传来了脚步声,真糟糕。躲在石棺后面嘛?可是赶紧他那么大个藏起来还是很容易会被看见啊,给他犹豫的时间可不多,最终他还是决定躲进了棺材里面。


这就是为什么阿诺进来的时候墓室的铁门都是大开的,甚至其他的石棺都被掀了个遍。阿诺直接越过那些空棺材,无视没刻有十字标志的附属棺,往最里面的主棺走去 。

而前后都顶着棺材壁的康纳只能尽全力收紧自己,该死的法国人的棺材都那么小的么?石棺盖稍稍开了一个缝,只能微弱的听到外面的声音。


然后他便听到了阿诺的声音,路易九世的棺材被推开,同时伴着一句:

“这太简..”陋了吧。

可怜的路易九世,阿诺无言的看着空空无也的石棺内。然后又出现了相同的一幕,他还没来得及更深入的查看,身后就响起了陌生人的声音,同时还有火光,阿诺比康纳更急切的躲到了路易九世的石棺背后。


“神殿的门就在附近,地图上有标。”

进入墓室的人明显带着期待和雀跃,当然是在他们看到被全被掀了个遍的石棺之前。“这里什么都没有,你害我在这白白浪费了时间!”新的入侵者之间很快就发生了争执。


康纳很明显就听出其中一人的声音,罗斯上尉,他的追踪目标之一。与夏娃小姐有关,也是被委托来寻找神殿入口的人。这让康纳立刻集中了精神去听他们到底在谈论啥。


最后罗斯上尉将另一人关在了墓穴内,而康纳再也受不了这棺材的拥挤,稍微动了一下,无意间将手从棺盖缝中深伸出,紧抓在棺材的边缘上,在一名刚被遗弃还被威胁了的士兵眼里是多么的瘆人。

以至于阿诺还没来的及从棺后面跳出来,对方就先大喊了一声鬼接着就是没了命的跑。


然后还真的跑没命了。阿诺从那可怜的士兵身上拿到了遗物清单,还免费捡了盏提灯,想想也是得来不费功夫,差点断掉的线索又给接上了。“Merci, Monsieur。(谢谢,阁下。)”


阿诺前脚一走,康纳就从棺材里翻了出来。除了觉得拥挤之外,他得去追阿诺。说起来阿诺的出现完全是在他意料之外,按理说被兄弟会驱逐的他没理由再管伊甸圣器的破事。

一个月前,他曾想过邀请阿诺来帮他的一点忙,他也会给予一定的报酬。他对阿诺的印象不是太差,看起来也值得信任,可现在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此。


而出现在这的人,罗斯上尉包括自己,都是为了神殿入口来的。

还是说阿诺也像其他势力一样,想占有伊甸圣器?


====

备注:假设阿诺来的时候没带圣剑,康纳也得知了一部分关于伊甸圣剑的去向,然而并不知道圣剑此刻是阿诺持有。

配图,箭头是文中康纳躲藏的地方,十字标志就是路易九世的石棺。以及假设阿诺进来的时候并没开鹰眼【



一个小摸鱼


前天的对戏的梗

大概就是在掌舵的康和诺亲亲我我【

以及我终于打上了这个TAG【

睡前摸个自设,晚安



睡前摸个大头

以及不说肯定不知道我画谁系列



在B站看到了flo在车上直播唱歌的视频,然后去搜了下那首歌

看了一秒歌词后就脑出了深不见底的萨莫萨大坑

噢噢我要记下这个梗!【准备开坑

顺便占TAG让大家感受一下歌词X

=

when you get older plainer saner
当故事过去很久 你变得成熟 冷静和理智以后
when you remember all the danger we came from
当你想起我们那段感情中的所有的伤痕的时候
burning like embers, falling, tender
曾经的那些记忆已经被剧烈的燃烧成灰烬 坠落 消失不见
long before the days of no surrender
在那些互相伤害的日子之前
years ago
在那些好像过去很久了的时光里
and well you know
如果你还记得的话

smoke them if you got them cu'z its going down
合着烟一起吸进肺里吧 因为它们就要消散了
all i ever wanted was you.
你知道的 我想要的 只有你
I'll never get to heaven cu'z i don't know how.
我也想要找到去往天堂的路 可是我找不到
lets raise a glass or two
那不妨拿出我最好的酒
to all the things i lost on you
敬我失去的最好的你

tell me are they lost on you?
告诉我 我是不是失去了你

just that you could cut me loose
只有你可以让我溃不成军

after everything I've lost on you
结局不过是 你离开我
is that lost on you?
告诉我 我真的失去你了

is that lost on you?
告诉我 你不会再回来

baby is that lost on you?
亲爱的 一切都结束了
is that lost on you?
是吗?
wishing I could see them back in nations understand the toil of expectations in your mind
我多希望你的心里其实是拼命的想回到我的身边
hold me like you never lost your patience
用力的抱住我就像以前一样
tell me that you love me more than hate me all the time
告诉我你好爱我 不想失去我
and you're still mine
让我知道 你还是我的
so smoke them if you've got them cu'z its going down
把记忆合着烟一起吸进肺里吧 因为它们就要消散了
all i ever wanted was you
除了你 其他的一切我都不想要啊


lets take a drink of everlisk? and turn around

让我们像以前一样喝醉了以后跳一支舞吧 好吗
lets raise a glass or two
好想大醉一场
to all the things i've lost on you
我不想知道这故事的结局 是失去你

tell me are they lost on you
不想知道 是失去你啊


just that you could cut me loose
你是我的软肋

after everything i've lost on you
却不再是我的铠甲
is that lost on you
告诉我 你要离开了

is that lost on you
告诉我 你不会再回来

baby is that lost on you
我是要永远的失去你了
is that lost on you
对吗

lets raise a glass or two
就让我大醉一场吧
to all the things ive lost on you
不过是失去你

tell me are they lost on you
不过是失去你


just that you cold cut me loose

只有你可以伤害到我
after everything i've lost on you
那么轻易的 便让我坠落悬崖
is that lost on you
从此 我失去了你
is that lost on you
从此 我也失去了自己、


啊啊不想开学啊 

【瞎摸根法棍